时光被劈成了两半

时光被劈成了两半

2020-07-25 11:10

26岁的这对情侣在车站广场面露忧伤时,80岁的祁阳籍老兵刘尧元已经像雕塑般静静地坐在候车室里。他说自己17岁参军后即随191师奔赴朝鲜作战,在惨烈的马良山战役中,队伍里127个人只活下6个,他是其中之一。1969年他转业时第一次来韶山,44年之后,他第二次来到这里。他的老军长、同为祁阳籍的刘金轩30年前已经去世,骨灰撒进湘江,而他自己只想在有生之年再来一次韶山。

阳光从广场上的毛泽东铜像的身后打过来,游客鱼贯而出,像一群来自民间的列兵。这一天的客流,不比平素更少,也并不比平素更多。

两个甲子后的癸巳年韶山,时光被劈成了两半。一半时光浩浩汤汤而来,与我们的镜头狭路相逢;另一半的时光,静止在韶山冲的山冈上,与这里的人们在记忆的深处彼此相望。文/本报记者肖洋桂 殷建军

与此同时,韶山市区内一家已经跨越作坊阶段的大型铜像制作公司里,机器开始轰鸣。在开宝马5系的女领导注视下,工人谨慎细致地擦拭着铜像。

毛泽东是韶山的符号。一群来自江苏南通市海门市正余镇的民工在吃午饭,他们为纪念馆的翻修工程已经忙碌了三个月。他们的饭桌后有马恩斯毛的画像,时光仿佛逆转,唯有这顿不需要粮票的午餐,这桌丰盛的荤菜,清晰地指向时钟的刻度。

12月4日上午,毛泽东铜像广场。

韶山火车站的布局颇似毛泽东青年时代曾赶过火车的南京浦口站,静谧,复古,铁轨在站里戛然而止。第一根枕木对一些人而言是起点,对一些人而言是终点。

汤老太太已经不需要去远方,但许多韶山人依然需要。韶山火车站每天只有一趟与长沙对开的车次,行程3小时,票价9.5元。在车站画像里的毛主席注视下,广场上的一对情侣正在摩托车上缱绻话别,他将取道株洲赴浙江,她将回长沙上班。攒钱结婚的愿望驱动着他们离散,朝着他们父辈不曾去过的方向自由迁徙。

铜像广场四百米外的一家民间小作坊里,一名青年正娴熟地往模具里填充混凝材质。一座座不大的毛泽东铜像,在这条一个人掌管的生产线上成型,很快将进入韶山冲几个景点前守候的妇女们的篮里,通过货币交换,随同远方的游客回到远方。

83岁的汤瑞仁是韶山冲的名人,她创办的毛家饭店在国内开了许多家连锁店。1959年与毛泽东的一张合影改变了她的人生。她曾因客人言语间对毛泽东不敬而将一桌子饭菜掀翻。如今,她的客厅里,一尊带电光效果的金元宝,巨大,显眼。

癸巳年的薄雾游荡在初冬韶山的清晨。时间照例开始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